蒸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TD之父李世鹤

发布时间:2020-02-11 06:06:46 阅读: 来源:蒸发器厂家

专访“TD之父”李世鹤

66岁的李世鹤多年担任大唐移动首席科学家,退休后仍是高级技术顾问,外界对他的称呼始终是“TD之父”。1997年在李世鹤主持下TD技术诞生,并于2000年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接纳成为当时三大3G标准之一,现在TD阵营的许多高层都是他的学生。4月1日试商用开始后,李世鹤的日程更忙碌,“每周都要到各地的TD联盟企业去看一看,一天不看都放心不下”。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知道TD发展过程中曾经面临很多争议和质疑,而现在这种声音已经越来越小,这是否说明TD终于得到了业界认可?

李世鹤:所谓争议和质疑背后都是利益推动,和技术无关。TD走到今天已经证明,中国3G是不可逆转的,任何人都不能阻拦。去年国务院已经通过下一代宽带移动通信网为重大科技专项,所以TD的意义不仅限于通信行业,要放到发展创新型经济的大背景下看。为什么中国作为世界第一通信大国总要给别人交专利费?TD今后完全可以走出国门,用知识产权为国家创收。

三联生活周刊:谈到知识产权,TD的专利问题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您能不能谈谈目前专利分布以及许可费收取情况?

李世鹤:早在TD刚诞生时就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专利,搞了也是白搞,现在已经没人讲这个话了。TD已经在对外资企业收取专利费,中国企业则是一分钱不收。专利不仅是筹码,更是代表了你在国际上的地位,现在我们出去参加ITU会议,跨国公司对你客客气气,大家都有专利当然可以交叉许可,而过去这些专利俱乐部根本不让你进门,中国人只有交钱的份儿。

三联生活周刊:您认为这次面向公众放号是否意味着TD加快商用进程?建成全国性的3G网络还需要几年?

李世鹤:TD放号已经晚了,而且规模也太小,中国这样大的市场至少要有千万数量级的用户群才能说得上商用,现在放号只有两三万个,在几亿手机用户中微乎其微。我估计要在全国大中城市建成3G网络至少还得3年,如果要覆盖更大范围需要5到8年。但是从技术上来看,TD完全可以满足现阶段的商用要求,这一点毋庸置疑。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这次试商用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比如信号不稳定、终端数量少等等,如何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以满足公众对3G的期望?

李世鹤:遇到一些问题很正常,毕竟之前在实验室里打通电话,甚至行业内部大家试用,和老百姓真正打TD手机不一样。但从技术上看TD已经成熟,我们相当于造高速公路,至于这条路造好之后能不能跑到时速200公里、会不会堵车,这是运营商的事情。商用是整个产业的龙头,一旦商用上规模之后,我相信系统、终端、业务开发这些问题都会逐渐解决。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国际上已经在讨论4G,而中国才刚刚开始试商用3G,我们会不会落后于主流市场太多?

李世鹤:TD试商用确实晚了,不和其他人比较,就TD自身发展来讲,也应该在几年前就放号。耽误时间不只是推迟建网,包括对TD下一步发展的负面影响都非常大,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补救工作就是加快建网。至于4G,去年ITU才划分频谱,离标准确立还有两年,离正式应用还有10年,所以中国3G并不存在落后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另外两大3G标准WCDMA和CDMA2000都提出了下一步演进技术路线,TD在这方面是否已有规划?

李世鹤:2007年底ITU已经通过了TD下一步演进方案,今年我们也在准备向ITU提出针对2015年以后应用的技术方案。目前TD试商用的数据下行速率是384Kbps每秒,明年可以提供几兆到10兆每秒的速率,2010年以后有望达到百兆,整个技术发展方向非常清晰,现在最大的关键还是商用。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有一种看法,将3G牌照与运营商重组挂钩,您觉得3G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市场格局?

李世鹤:技术发展和市场格局是两码事。从全球趋势看,各个国家都在试图解决垄断问题,比如美国以AT&T为首的几大运营商分分合合,现在又重新回到了三家全业务公司为主的局面,我个人认为美国电信重组是失败的,因为它没有带动整个行业高速发展。我还没有看到有哪个国家既解决了垄断问题,又能保持整个行业高速前进。

那些在GSM和CDMA的2G手机应用生意中赚到钱的人,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引导中国3G手机的生态文化了。

“又得考虑攒钱换手机了。”自称已经用过12部手机的吕鑫鑫,站在清华南门外的TD-SCDMA(下简称“TD”)演示厅说,“我现在用苹果的iPhone,平时还有一部诺基亚N95备份。原本以为从香港地区带回来的N95已经是3G标准,拿回来可以直接用了,可内地刚试用的是TD标准,N95却是欧洲流行的WCDMA。这意味着我还得买手机,真麻烦。”不过4月1日中国移动对TD试商用放号的时候,那些蜂拥到中国移动营业厅的人却并不觉得麻烦。全国8个试用放号城市,有将近2万人参与了所谓的社会化业务测试。这些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中,真正买TD手机的其实并不多,更多人是奔着3G手机号码来的,157,成为中国手机特色文化中新的倒卖品种。

“我现在139的老号码,据说能值1万元。”第一批抢到两个157号码的张先生在电话采访中如此回答道,“毕竟157号码现在是稀缺资源,就算我平时不用,也不吃亏。况且现在试用的3G手机每个月还补贴800元话费,打500分钟以后更是奖励80元,这样的优惠能持续5个月。”可张先生却只为自己的两个3G手机号买了一部手机,在他看来,现在TD的手机都太难看了,傻大傻大的。实际上,第一批拿到TD标准3G手机号码的用户,真正再购买手机的并不多。民间粗略地估计也就是45%的首批测试者在用TD手机,更多人选择拿具备WCDMA功能的3G手机使用,除了不能享受3G网络数据流量,打电话没问题。

为什么大家不喜欢第一批TD标准的3G手机呢?不论中国移动官方,还是TD标准背后的TD产业联盟,谁也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试用阶段的测试,成为最好的搪塞理由。反倒是第一批参与测试的那些手机终端厂商,对于谁是第一部卖出的TD手机,争夺很是激烈。海信就很看重这个噱头,他们认为自己的HS-T68是第一部被用户买走的3G手机,第一个用户在秦皇岛花1800元买了海信的3G手机。而中兴通讯却有些不服气,在他们看来,自己的U980不仅以3800元的高价成为目前最贵的高端TD手机,更是目前测试阶段TD手机中性能最好的。与之相比,联想(企业库 论坛)手机和新邮通要低调得多,很多选择购买这两个牌子的用户,更看重1800元的低价格,况且这其中还有200元来自中国移动的测试补贴。而三星和LG作为仅有的两家国外手机品牌,几乎成为很多打算买TD手机的普通用户驻足研究品评最多的品牌,毕竟从品牌角度,这两个韩国牌子网罗了大批的GSM和CDMA用户。可真正选择消费这两个牌子的用户却并不多,稍微有点电信知识的测试用户都明白,TD作为中国本土的3G标准,在测试阶段肯定国产手机具备技术优势。

实际上,从中国移动首批TD手机采购的数量分配中,我们已经可以留意到一些倾向。并不为人所知的新邮通居然一次性中标2.1万部,占到了第一批测试手机中的35%,另外两个国产手机品牌——联想和海信,则分别拿到了1.05万部的单子。中兴通讯尽管只有9000部,可还附加5000套TD上网卡,从采购金额上并不比新邮通少。反倒是三星和LG电子各自的4500部,罕见地成了少数派手机。另一方面则是诺基亚、摩托罗拉和索尼爱立信,这三大GSM手机品牌的缺席。对于TD手机的前途,诺基亚全球副总裁邓元鋆曾经在采访中认为:“诺基亚在欧洲擅长WCDMA的3G标准,既然中国3G肯定上马TD,诺基亚作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商,没有理由不参与到TD手机的研发中去。”也正是基于这种看法,诺基亚早早地就与中国普天进行了合资方式的组合,试图在中国3G牌照等政策问题明确之后,随时借道中国普天来进入TD的核心圈子。相比诺基亚、摩托罗拉等一线国际手机品牌的观望不同,第一批参与测试的三星和LG就非常积极,这很大程度上是由韩国本土过于狭小的市场容量逼出来的。另一层原因则是韩国电信领域对于TD标准的期待,毕竟韩国手机界受制于美国CDMA标准多时,且在欧洲人主导的WCDMA上又没有发言权。LG电子移动通信事业部3G部门经理王浩在接受采访时说:“LG手机始终是3G领域最前沿的一员,早在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我们就提供了WCDMA的样机,现在LG的3G手机出货量一直雄踞欧洲第一位。对于中国特色的TD,我们LG始终非常积极参与,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2001年,现在我们则是TD产业论坛的高级成员,所以你会看到LG成为第一批参与测试的少数国际品牌。对于TD的商用问题,我们认为还要取决于政府发放3G牌照的时间表,以及电信运营商们的商业策略。”正是基于测试这个模糊的技术背景,让国产手机有了难得的本土优势,于是TD手机的3G试验成为国产手机久违的舞台,除了第一批参与网络试验的4个国产品牌,夏新、康佳、波导等众多3年前开始衰落的国产手机厂商,都又一次兴奋了起来。至少,国际手机巨头对TD标准的犹豫,让这些国产手机品牌找到了一次再翻身的机会。

与国产手机的群体兴奋不同,一些电信产业链下游的参与者却表示出了一些担忧,这其中尤其以迪信通等手机卖场为主。在他们看来,目前首批TD手机的销售方式很“危险”。中国移动等未来3G电信运营商,随时可以抛弃传统的手机售卖思路,一律采用定购的方式,也就是零售渠道不再拥有对手机销售的主导权。针对3G手机的特性,运营商会与手机终端制造商更紧密捆绑,除了手机软件层面的定制,甚至有可能运营商直接参与手机销售。曾在西门子手机部门干过的高伟分析道:“一旦3G牌照发放,运营商随时可以收紧控制权,其形式有可能超越目前中国移动在GSM网络采用的定制模式,不管你是诺基亚,还是摩托罗拉,都得拿到中国移动3G手机的认可。这样,从软件匹配和销售渠道上,彻底丧失主导权,除了打一个手机品牌,可以在3G手机内嵌入自己的互联网接口,手机制造商能掌控的权力只能比现在少。”实际上,中国手机市场始终是全球最开放的,零售市场的活跃程度也最高,英国沃达丰、德国T-Mobile和日本DOCOMO等电信巨头早就强化了3G定制的权限,很多在欧洲售卖的3G手机都没有自己的品牌,只是打上运营商的商标,用户对手机款式和品牌的选择,相对要比目前中国GSM手机市场开放度低很多。

类似的担心还不仅在于手机制造商和零售终端,很多与手机终端有关的研发公司,心中也频频打鼓。拿到100万美元风险投资筹划做3G增值应用研发的全裴校就表示出了类似的担心:“大家都知道TD对于中国3G的国家意义,也都知道TD手机目前的款式局限,但是市场能否认可,谁也不知道。太多的利益相关者在期待欧洲人主导的WCDMA,况且中国移动始终有可能获得WCDMA牌照,谁也不敢早投入,于是所有人都在等局势明朗。反正迟早会发放WCDMA的牌照,即便中国移动拿不到,还有中国电信和网通呢。”

与手机终端制造商和销售渠道各自的盘算不同,那些在GSM和CDMA的2G手机应用生意中赚到钱的人,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引导中国3G手机的生态文化了。这其中包括那些围绕短信发送的拇指生意经,也包括曾经押宝WAP的手机互联网大亨。类似于营造出中国特色的手机短信文化,大家都憋着摸索出一套中国特色的3G手机文化。以前曾经做手机彩铃生意的倪处忠在一次SP圈的聚会上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欧美3G都没找到什么杀手级的应用,不管是网络音乐下载,还是3G手机网络游戏,都太小众。我们必须找到一种能够打动大多数人的东西,就像两年前彩铃和短信投票一样,应用必须很便宜,几毛钱就玩一次,咱们中国手机用户就是人多,商业模式上必须满足薄利多销的生意经。”对于3G版拇指文化的催生,互联网圈子也跃跃欲试,尤其是那些经营即时通讯和虚拟社区的网站,在他们看来,TD诱人的网络带宽优势,随时可以转化成互联网优势。这样,诸如可视聊天都太小儿科了,如果能随时用3G手机管理自己的虚拟形象,完全有可能超越目前美国最流行的交友社区Facebook。更野心勃勃的是那些视频网站,尽管整个视频网站界整日为自己的牌照提心吊胆,可并不能妨碍有广电背景的几家大公司画饼,按照他们的构想:3G手机的高带宽将打通电信和广播电视界间的隔阂,手机才是最好的屏幕,最随身的广告牌,这很有可能构造出一种全新的中国3G特色文化。

中山工作签证证明

签证注销

哪里能做司法审计

中山注册公司范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