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堪比性奴那些被游戏囚禁的灵魂

发布时间:2020-02-11 07:36:20 阅读: 来源:蒸发器厂家

近日,河南洛阳警方侦破了一件离奇大案:一男子在地下室挖地窖,先后囚禁6名坐台女当性奴,其间多次对被囚女性实施强奸并组织外出卖淫,其中两名女性由于不听该男子的话,分别被杀害和折磨致死,并埋尸洞内。此案件引发社会极大震动,经过洛阳警方的侦查,已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李浩抓获。

“性奴案”女子被囚禁地窖示意图

河南洛阳“性奴案”轰动全国,奇特的犯罪方式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和恐惧,然而在众多的与游戏有关的新闻中,类似这样的事件却早已是时有发生,面对一个又一个被游戏“囚禁”的灵魂,不得不说是一种深深的遗憾。

案例一:少年因沉迷游戏精神失常 被锁小屋六年

记者在新疆阜康市百合村社区郭乡丽家中看到,18岁的蒙蒙在一间潮湿的房间内,躺在床上,穿着整齐,脚腕处用一个长长的铁链锁住。猛然一看蒙蒙像一个正常的孩子,可是他患有精神错乱症已经多年了。因家中无钱为他治病,又怕他出去惹事或走失,2008年过完春节,父母就用铁链把他锁了起来。

蒙蒙在阴暗的小屋里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郭乡丽回忆:“孩子上四年级的时候,他们一家从米泉将家搬到阜康市准东石油基地,自从到阜康石油基地后孩子开始迷恋游戏,起初只是偶然去玩,后来每天都往游戏室里跑。上初一时,孩子逐渐去一些网吧,学习成绩逐渐下滑,他们开始严加教管。2005年冬天的一天,孩子放学后到游戏厅玩游戏回家太晚,父亲对他严厉责问,后来发现孩子有些不对劲了,常常出现莫名其妙发笑及做怪动作。”

面对窗外,郭乡丽谈起这几年的辛酸,心里很难受,孩子每天都喊、吼,模仿游戏里的怪声,从2005年至今,孩子没有一天能像一个正常人那样,刚开始几年,孩子到处跑,在外面惹事,要不去网吧就不回来,在外面打人,期间被警察还送回来两次。2008年,孩子把一家把银行的玻璃门砸烂了,对方找到让他们赔,后来不让出去了。

案例二:已婚女子沉迷网游××团 见网友遭囚禁

沉迷在《××团》中的21岁已婚女子小梦(化名),只身从上海来到新疆鄯善县,会见那个令她心仪的“舞伴”。然而,“舞伴”从最初的友善变得面目可憎,他带着一群哥们整日看守着小梦,让小梦去夜总会陪人喝酒、聊天,直到有一天,他们直截了当地叫小梦去坐台,小梦这才如梦初醒,想要回家,在“不给五万块钱,别想走人”的威胁下,小梦拨通了丈夫小康的电话。

在搜集到了相关信息之后,心急如焚的小康来到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天山路派出所报案,称自己的爱人小梦被网友骗到了新疆的鄯善,疑被他们非法拘禁。当地派出所接到报案后,将情况反馈到鄯善县公安局,请求协查。

之后多日,案情依然没有进展,小康很着急,他以“办案不利”向上海的警务督察投诉了天山路派出所。与此同时,小康通过上海的私家侦探所找到了新疆的一家私人侦探机构,借助民间的力量解救了小梦。由于私家侦探权限所至,成功解救小梦之后,剩下的事情则交由警方处理。

被解救的小梦依然惊魂未定

案例三:男孩沉迷网络游戏 被父母用铁链锁一周

长安一对外来工夫妇15岁的儿子一年多来整天沉迷网络游戏,并为筹上网费开始偷窃自家东西和行骗熟人物品变卖。屡教不改的情况下,其父母忍痛用手铐和铁链将儿子锁在家里长达一周。

记者来到长安镇霄边社区,找到林先生一家住处。通过房子一拐角处的简易楼梯,记者走上一简陋的木质阁楼。一张床上躺着一个男孩,睡得很熟。另外沿着男孩的右脚有几个枕头盖在床上一直延伸到床边的墙体。罗女士拿开枕头,记者看到非常惊人的一幕。男孩裸露的右脚腕上铐着一个不锈钢手铐,一条1米多长的不锈钢铁链把手铐死死固定在墙体内。床头一个小柜子上放着两只水果和一个空矿泉水瓶,床尾一张电脑桌上放着一个电脑显示器,但显示屏上被砸了好几个大窟窿。

被锁链禁锢的灵魂是因为游戏的过错吗?

罗女士称,床上的孩子就是她儿子小文,今年15岁。因为沉迷网络,去年初中二年级刚上几天就不得不辍学。“不愿意上学我们做家长的也认了,但孩子因为上网几乎就要毁了自己。一个星期前我们好不容易把他从网吧找回来,实在没办法就把他锁在家里。几天后觉得他应该好些了,没想到刚放开他马上就骗别人手机卖钱去上网。”

案例四:少年沉迷网游盗窃 被家人锁进铁笼45天

中牟县某中学初一学生文文(化名)在网络游戏里越陷越深,所以就想着法子弄钱,在变卖了家里的4辆自行车和一台洗衣机以及其他物品后,甚至当着父母的面向客人讨钱,以至于今年五一长假期间,14岁的他从家里偷了500块钱独自跑到郑州上网……在多次教育无果的情况下,爸爸郑富豪(化名)出狠招将儿子关进铁门铁窗的“铁屋”里戒“网毒”。

铁笼锁住的除了自由,恐怕还有更多。

在“禁闭”期间,文文每天除了早晚可以短时间和爸爸外出散步外,其余时间都在小屋里度过,连小便也得在屋里解决。45天过去了,文文表现良好,两个月前被爸爸“解禁”,到昨日记者前往探访为止,他再也没进过网吧一次。

谈起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的心得,郑富豪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如果放任孩子去上网,文文就不仅仅是逃课、荒废学业和耽误前程的问题了,他很可能会走上邪路:为筹措上网费用去偷窃,去抢劫。和那样的结果相比,用这种方法来自己教育并不为过!文文的妈妈也说,家人这样教育孩子,外人看来可能有些意外,认为是“虐待”孩子,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虐待文文,而只是从形式上给他施压,帮助他尽快收拢痴迷于网上游戏的心。

后记:

其实,游戏并非洪水猛兽,但如果玩游戏的人缺乏自制力和判断力,这一事物就会变得比铁链和铁笼更可怕,甚至还会给人的灵魂套上一层更为坚固的枷锁,而游戏本身也会因此蒙受本不属于它的罪名。在以上的案例中,几位主角的经历都值得同情,他们是受害者,可让他们步入心灵牢笼的除了自己还能有谁呢?

工商税务年审

中山注册公司代理

注册公司代办

广州代理记账服务

注册公司经营范围

代理记账单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