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发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肯尼亚专家曼达岛发现郑和下西洋时代中国血缘人骨遗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2 00:57:46 阅读: 来源:蒸发器厂家

­  在肯尼亚拉穆郡曼达岛7月28日开幕的首届“古今中国与东非联系国际论坛”上,由中国、美国和肯尼亚专家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宣布在曼达岛发现了具有中国血缘的3具人骨遗骸,其中一人可能生活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

­  7月3日,考古队的队员们在水中进行浮选工作。 本文图片均为新华网 图

­  7月29日,美国考古学者查普·库辛巴(后右四)在曼达岛考古遗址现场给参会人员介绍情况。

­  7月29日,美国考古学者查普·库辛巴(左一)在曼达岛考古遗址现场给参会人员介绍情况。

­  美国考古学者查普·库辛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考古学者首次在东非地区发现具有中国血缘的古代人骨遗骸。参与发掘的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朱铁权说,在曼达岛发现的这些人骨遗骸,具有东亚人独有的铲形门齿,同时经DNA(脱氧核糖核酸)技术鉴定,均具有中国血缘。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2017年第9号台风“纳沙”31日将登陆福建广东沿海2017-07-27 国产大飞机C919将开启多地试飞模式 计划投入6架2017-07-28 七旬捞尸工 灵魂摆渡人:他16岁打捞起第一具尸体 一干50多年2017-07-28

­  7月29日,参与发掘曼达岛遗址的中山大学队员在现场进行发掘工作。

­  朱铁权说,利用碳14测年技术所得结果显示,在3具人骨遗骸中,其中一人生活的时间与郑和下西洋的时代基本吻合,另外两人生活的时代则相对稍晚。

­  根据中国史书记载,郑和率船队在15世纪七下“西洋”,先后访问了亚洲和非洲的30多个国家,最远到达非洲东岸的麻林地(今肯尼亚的马林迪)和慢八撒(今肯尼亚的蒙巴萨),成为世界航海史上的伟大壮举。

­  7月29日,参与发掘曼达岛遗址的中山大学队员在现场展示发掘的陶片。

­  朱铁权说,这次考古发现为探讨郑和船队是否到过曼达岛以及是否有船员留在该岛提供了新证据。联合考古队于2012年12月在曼达岛工地进行了首次考古挖掘。除了人骨以外,考古队还发现了古代城市遗址,不同时期的中国陶瓷、中国料珠、明永乐通宝等。

上一页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2017年第9号台风“纳沙”31日将登陆福建广东沿海2017-07-27 国产大飞机C919将开启多地试飞模式 计划投入6架2017-07-28 七旬捞尸工 灵魂摆渡人:他16岁打捞起第一具尸体 一干50多年2017-07-28

­  7月2日,考古队在曼达岛考古遗址现场进行发掘工作。

­  出席论坛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秘书长詹长法说,考古学和人类学相互借鉴以及多种自然科学技术的应用在这次考古发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些考古发现为探讨古代中国与东非友好往来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  7月29日,参会的中国专家在拿到遗址平面图后在现场实地考察。

­  首届“古今中国与东非联系国际论坛”为期3天,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美利坚大学联合主办,吸引了来自中国、美国、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等国的近30名学者参加。

­

中新网7月27日电 中央气象台预计,今年第9号台风“纳沙”将于31日夜间以强热带风暴级强度登陆福建中南部到广东东部一带沿海。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今年第9号台风“纳沙”今8时位于距离台湾省台东县东南方向约890公里的洋面上,中心附近最大风力9级(23米/秒,热带风暴级)。

中央气象台预计,预计,“纳沙”强度逐渐加强,最强可达台风级或强台风级,并将于30日以台风级强度登陆或擦过台湾南部,31日夜间以强热带风暴级强度登陆福建中南部到广东东部一带沿海。

中新网7月28日电 据国资委网站消息,7月26日从中国商飞公司获悉,继国产大型客机C919今年5月完成首飞后,计划投入6架飞机全面开展试飞取证试验工作。C919第二架飞行试验机正在开展机上功能检查试验,预计今年第四季度首次飞行。C919后续试飞将在国内外多地进行,第一架试飞成功的C919将转往陕西阎良。

目前C919大型客机国内外用户达到24家,订单总数达到600架,东航股份为C919全球首家用户。全部订单中,国际订单共34架,分别为GE航空资本服务公司(GECAS)20架,德国普仁航空7架,泰国都市航空7架。(王钰)

5月5日下午2时许,首架国产大飞机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4号跑道成功起飞。王脊梁 摄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于痛失亲人的家属来说,这是再朴素不过的想法了。前些天,湄洲湾南岸附近海域有一个65岁的泉港老人溺水而亡,是仙游县枫亭镇锦湖村72岁村民卢加顺将其打捞上来。这是卢加顺50多年来打捞起的第200具尸体。烈日炎炎,水里尸体腐烂,卢加顺是怎么克服心理障碍,把尸体打捞上来的呢?这天,我们来到锦湖村,找到这位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感觉神秘的捞尸工,用心感受其助逝者入土为安的情怀和对生命的敬重。

一路问询,一路寻找,几经周折,我们终于在锦湖村一间破旧的老房子里找到了卢加顺。也许是他经常与尸体打交道,一些村民听说我们要找他,都有些吃惊。卢加顺见到我们也感到有些意外,他一直认为捞尸体的人应该是没有人愿意接触的。

当日下午4点许,卢加顺正在屋里整理专门用于打捞尸体的工具——钓钩。这是他特制的工具,但看起来并不起眼,只是由一排密密麻麻的小铁钩和一捆尼龙线组成。

每次出门干活,卢加顺的妻子都会帮忙整理工具,家人用行动给予支持

72岁的卢加顺的一只眼睛患白内障视力模糊,行动也大不如前。但为了让社会关注这个民间特殊职业,他特地放下手中的活,带着我们一起去海边,展示他的“独门本领”。

在途中,卢加顺告诉我们,他父亲也是一名捞尸工,受父亲影响,他水性极好,16岁就从枫江打捞起第一具尸体,从此与这个职业结下不解之缘,一直干到如今。

“打捞尸体,不害怕吗?”我们问道。

“怕,第一次真的害怕,晚上睡觉,眼睛一闭就是尸体,怎么也无法入眠。”卢加顺说,“后来,我捞起尸体便在尸体的臀部拍两下,告知尸体我是来救他的,也给自己个心理安慰。好几年后,才渐渐消除了心理恐惧。”

作为一名职业捞尸工,卢加顺自己发明捞尸“独门工具”

提到打捞往事,老人滔滔不绝。他说,不是自夸,他是个有名气的捞尸工,最远去长乐、漳州等地打捞,经常在莆仙各地打捞。打捞起的死者最小的7岁,最大的近70岁。他还曾多次帮助警方潜下水里寻找凶器,为公安部门破案出力。今年,他已先后在盖尾、泉港等地打捞起3具尸体。很多人请他去打捞尸体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他就会心凉半截,觉得他瘦得很,风吹都能倒,怎么还能下水打捞起尸体。

有一次,他被公安部门请去打捞一具因溺水而亡的尸体。民警也是热心,扶着他去水库。可死者家属见到他,不相信他有这样的本领,硬是让他当面签下“生死状”——要是他下水打捞出什么意外,死者家属概不负责。他理解死者家属的心情,签完“生死状”,便一个鱼跃潜进水里。旁边的民警对死者家属说:“人家可是水中蛟龙啊,不用穿救生衣,不用做任何防护措施,可以潜水6米深,一次闭气3分钟没问题。你们就放宽心,一定可以找到的。”

“你如此瘦小,怎么把尸体从水中捞起来,不需要帮手吗?”我们对此也感到疑惑。

“打捞尸体,除了克服心理障碍,当然还有许多窍门。”卢加顺师从其父,很有一套经验,“在水中,只有抓着死者的大臂和头发,才可以更好地借助水的浮力,将尸体往水面拉;要是抓住尸体的腿,是没有办法顺利捞起的。一般找到死者后,我会夹着尸体,游到岸边。我的弟弟和儿子作为副手,会在岸上等候,并及时援手协助。”

来到海边,卢加顺没有做准备活动,便脱下鞋,一头扎进水里,像梁山好汉“浪里白条”张顺一样,很快就游出几十米开外。我们担心他年纪大了,赶紧喊他上岸。他在水中顺势来了一个漂亮转身,对岸上的我们说“没关系,不要紧的”,随后很快就游回岸边。

他告诉我们,要是遇到水域比较宽,或者水比较深的,就要使用他自己特制的钓钩工具。钓钩的网线一拉开,密密麻麻的铁钩就在水里替代了手的功能,一旦勾到遗体身上,很快就可以完成打捞。最深的一次,他捞过36米深的尸体;最多的一次,他2个小时捞起9具尸体。

站在岸边,背着打捞工具,瘦小的卢加顺用手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他说,打捞尸体最怕遇到大热天,尸体很容易腐烂。有时,游上岸松开抓住尸体的手,发现尸体腐烂的皮肤还粘在手上。因腐烂多日,尸臭味实在让人反胃。他就屏住呼吸,把自带的高粱酒倒在口罩上浸湿,然后迅速地用口罩捂住口鼻,而副手要同时点上三四根烟猛吸几口,然后向他吐烟,稀释难闻的尸臭味。我们听着卢加顺的讲述,心里感到阵阵发憷,一脸惊恐。

“这么艰难的工作,打捞一次尸体要多少钱?”

他说,死者为大,打捞尸体也是一件积德的事。一般他不会主动说钱,但警方请他去的,根据国家相关规定,都会有一笔经费。要是周遭有人落水,找他去救人,他从没有拒绝过;要是碰上经济条件差的困难家庭,打捞完成后给他双鸡蛋和一碗线面即可;要是遇到精神障碍患者溺亡的,他都义务打捞。

对于死亡,绝大多数人是十分忌讳的,浮尸、遗体等字眼,听起来都会让人毛骨悚然,更别提长期面对面地近距离与尸体打交道。而卢加顺却说,面对各种浸泡或腐烂的尸体,他已经习以为常。“别人可能不习惯,听到就直犯恶心,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每具遗体都曾经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送他们最后一程,和家人‘团聚’,让他们有尊严地入土为安,没什么不好。”

卢加顺说,捞尸工在大部分人看来可能还不算一份职业,他之所以坚守,甚至让儿子也加入进来,就是怕这份技能失传。尸体在水里,终究不好,死者要入土,特别是溺亡在水库里的尸体更要及时打捞,使水质得到净化。

随着年纪增大,他已不像年轻时那样生龙活虎。总结这些年打捞尸体的经历,他发现有不少是中小学生落水溺亡。为此,他发挥余热,暑期指导村里的孩子学游泳,保护好自己,让生命更坚强。

一头白发的卢加顺在水中依然是“水中蛟龙”

捞尸工俨然是逝者及其家属的灵魂摆渡人。卢加顺数十年来所做的事情,体现着对逝者的尊敬和对生命的敬畏,也是善良人性和人间温情的展示,值得人们敬佩。

杭州烤瓷牙的寿命

韩式双眼皮?

推荐北京哪里治疗掉头发?

相关阅读